暮桑不好吃

这里美丽暮桑!
日常丧丧丧!
主混d5凹凸p大等等等等圈!
小可爱们来关注我吧!
我!很!丧!还!很!佛!要!打!游!戏!的!可!以!叫!我!
什么都可以www

【欺】长篇瑞金,微耀金(1)

#ooc非常严重,别介意#
#我可能会私心打个all金tag.不过确实是的就是了#
#微刀???貌似是,不过糖还是很多的#
#妖怪paro#
#鬼知道我为什么会弄个妖怪paro出来#
竹林深处,几阵阴风吹过。
除了一截断竹上挺拔站立的银发妖怪,竹根下,还有一滩滩的血迹。
“入侵者,必死”。
这是竹灵一族对外放出的警告。 刚刚的那几只魑,不过是低阶的妖怪罢了,那位少爷——潘吉司尔•岚格西•格瑞。在他的眼里,这些不过是一群低等生物而已,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实力即为一切。而作为竹灵绵延千年的历史上唯一一位达到神阶的妖怪,格瑞少爷是有着足够的资本自傲的。
刚刚死去的魑的尸体化作青烟飘向空中,好似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可那鲜红的血迹无不在告诉人们,这里有人死了。
浓重的血腥味仍在空气中久久散不去,格瑞皱了皱眉头,他有着非常严重的洁癖,严重到一切的生活用具用完了都会再换一遍,同时,他也很自律,是所有竹灵长辈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血腥味太重。
这也是格瑞一直以来拒绝上战场的原因。
要不是老竹灵驾崩了,没人抵御外敌,他也不会去碾压几只弱到跟他们打会掉身价的小鶸。
风停了。
格瑞回头看了一眼竹林的外面,是那么的明媚,阳光,美好到——让人想要将它毁灭呢。格瑞垂眸,迈开了步伐,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毕竟一族之王可不是那么轻松就能当的。
“救命啊——————!”突地,一阵呼救声从远处传来,那声音清脆而有明亮,一时让人分辨不出来是男声还是女声。
格瑞眉头处的褶皱又深了一层,从来没有人敢在他的地盘上大声呼号,哪怕是被迫的也不行,难道这样很吵那群沙雕不知道吗?
“啧。”格瑞转过身去,轻轻抬起脚尖,于竹林之间来回穿梭,寻找着那声音的音源。
“啊——————!”
近了。
“啊————放开我!”
更近了。
“那边的那个银色头发的大哥哥!能不能救救我唔...啊!”
被看见了?
格瑞的内心稍稍有些吃惊。他现在明明是隐身状态啊?那孩子竟然能看见自己?但是他也只把这当成自己的疏忽,说不定只是泄了点灵力呢所以才被发现了呢?
他望向那个朝他呼救的孩子。
金色的短发垂在耳畔,瑟瑟发抖的小身躯靠在一棵树旁。而在他面前的,是一只王阶的触手怪。

评论(2)
热度(10)

© 暮桑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