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桑不好吃

这里美丽暮桑!
日常丧丧丧!
主混d5凹凸p大等等等等圈!
小可爱们来关注我吧!
我!很!丧!还!很!佛!要!打!游!戏!的!可!以!叫!我!
什么都可以www

字母童话(等等好像不是叫这个???)【瑞嘉】

1.Air
嘉德罗斯在一个实验室的营养液里。
他醒来了。
当王的双眼缓缓睁开时,他目光最先所及之处,是一个实验室里的小小实习生。
他有着一头银色的头发,紫色的眸子里映着他手里的试管。
“11号试验品,醒了?”
他的声音从口罩下发出来。
嘉德罗斯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伸手
“刺拉”一声,营养舱碎了。这是种易碎的材料。
“渣渣,就凭你也敢和我说话?”
他看着他,并未作任何回应。
“渣渣,你倒是说句话啊?”
嘉德罗斯看着眼前的人,气的一拳下去,可这拳却软的像棉花似的。
“第11代试验品,果然比第一代弱了很多。”
实习生终于抬起了眸子。
啊不,不是实习生。
是基地主人啊。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配合我的实验,另一个是——去死。”
“一个试验品而已,死了我也不会有多伤心。”
“不过,你和他真的很像。”
“但是,你不过是...一个...高仿罢了。”
“抱歉,话太多了。”
嘉德罗斯看着眼前的人,问道:“渣渣,你叫什么名字,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格瑞。”
“那么格瑞,你说我是高仿?”
“......”
“说话啊!”
“是......”
“那么让我告诉你,我,嘉德罗斯,就是我自己,不是任何人的仿制品。”
“我也许和你口中的‘他’很像,但是我就是我,别把我和那些虫子比。”
格瑞盯着嘉德罗斯,那紫色的双眸有了一丝波澜,然又重回平静。
“闭眼。”
嘉德罗斯很疑惑,但他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打过格瑞。
他闭上了眼。
哪怕知道之后的事情可能不尽人意。
他觉得自己就应该相信眼前的人。
“对不起,但是...这件事情也确实应该有个了结了。我想复活你这件事情本身就是逆天之行,发生事故是必然的,”格瑞心道,“抱歉,我只有这一条路了。”
他捅了嘉德罗斯一刀。
“唔...!”
嘉德罗斯睁开了眼睛。
鎏金色的双眼里,只有迷茫与歉意。
他知道的。
但他故意不说。
十一世都如此。
格瑞迅速地走了出去,按了一个开关。
他回眸望了望跪坐在地上的嘉德罗斯,没有一丝犹豫,离开了这里。
王,
也是会堕落的啊。
空气渐渐稀少,他快呼吸不过来了
“就像我以前对他做的一样吧。”

嘉德罗斯,死于星际公元历x年y月z日。
死因:失血过多和窒息
2.Birthday
“大家好,我是裁判长丹尼尔,今天是大赛第一嘉德罗斯的生日,经过观战团的投票,我们决定今天停战一天,请大家享受接下来一整天的假期吧。”
凹凸大厅突地闪出丹尼尔的影像,并爆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生日快乐!嘉德罗斯大人!”
“生日快乐,嘉德罗斯大人。”
雷德和祖玛率先向嘉德罗斯表达了自己的心意,虽然没有礼物,但我们依然要相信,他是能察觉出两人心情的变化的。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额...生日快乐,大赛第一。”
“生日快乐。”
......
一时间,嘉德罗斯身边聚满了人。
“这样也挺好的......”嘉德罗斯心道,“但他呢?他不来吗?”
“他”就是格瑞。
格瑞去帮金打怪了,根本没到大厅来,也难怪他不知道今天这个日子。
王的生日。
也将是王的堕落之日。
他在花天酒地中没有任何防备,这不是王该有的行为。
他死了。
在次日凌晨。
是被金告诉昨天是他生日的格瑞发现的尸体。
他暗紫色的双眸越发深沉。
第三天,凹凸大赛结束了。
神使格瑞
传说中能与创世神齐肩的神,力量堪比创世之力。
但是,
他知道,自己终究是说不出这份感情。
那么,就让这份感情随着时间而流逝吧。
实在是忘不掉的话,就让它随着自己深埋在泥土里吧。
(哦我小声bb一下,我这文笔真的超辣鸡,凑合着看吧(摊手手
3.Cat
格瑞家养了一只猫。
一只橘猫。
胖的不行,可是你真的看不出来它有多胖。
它很喜欢围围巾,就算是夏天,格瑞把他的毛都剃了,它也不会取下来,据说这是格瑞送它的。
附近街区有很多流浪猫和流浪狗,只一个晚上,这只橘猫就把它们全都制服了。
格瑞叫它嘉德罗斯。
听说是一位抱得美人归的英雄的名字呢。
最近几天格瑞手头紧,没办法,只能叫自家发小过来,他的发小是个公司的总裁呢。
格瑞很冷淡,还是个面瘫。可是当他和他的发小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嘴角总是会微微扬起。他的发小叫金,如同他的名字一样,他有着一头如同太阳般的金发。
嘉德罗斯认为主人喜欢金。
所以它讨厌金。
一天,金单独留在格瑞家,刚好格瑞出去买菜。
“小猫,你说你怎么这么胖呀?嘻嘻。”
他用手指蹭了蹭嘉德罗斯的鼻子。
嘉德罗斯咬住了他的手指。
啊,断了。
红色的呢。
嘉德罗斯是这么想的。
很好看。
那就让他变得更好看吧。
嘛,我这也只算一个理由吧。
(鬼知道猫咪能不能咬断人的手指
(这ooc可真过分
(瑞嘉金三角关系真男鞋
“啊!咳咳!...”
没死?
再用点力吧。
“啊!啊!放开!嘉德罗斯你松开嘴啊!”
“啊啊!啊!嘶...松开,快松开!”
为什么要松?

我喜欢你。
那个人说了。
真不知道对谁说的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4.Dream
我们总会做梦。
有噩梦,有美梦。
还有预知梦。
金做了一个这样的梦。
他梦见自己死了,然后又复活了。
除了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他其他地方都没触觉。
这是噩梦和美梦。
接下来。
预知梦。
很详细。
他看见自己全身衣服被撕烂扔在一个人的床上,他能认得出来,这是嘉德罗斯的房间,他的房间总是金色的、奢华的。
嘉德罗斯坐在床边的一把椅子上,低声说着什么。
“什么?”金凑了过去。
“...对不起...”
“嘉德罗斯,你在跟谁说对不起啊?”
椅子上的人身形一震,缓缓转过头来。
“唔唔...对不起。”
“哈?跟我吗?”
“对不起。”
“嘉德罗斯怎么了?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
“我不是嘉德罗斯。”
“你就是啊!你肯定患了什么症状吧!我觉得只要我们努力想解决方法,就一定会有方法的!不要气馁啊!”
“我是格瑞。”
“不可能!”
“不信就算。”
“你...你真的是格瑞?你怎么变成嘉德罗斯的模样了?”
“我操了。”
“啊?”
“我真的操了。”
“不是格瑞,你说脏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你们两个打了一架然后互相骂脏话吗?”
“不是,我把嘉德罗斯操了。”
“哦。”

“话说格瑞我怎么感觉这一话有点沙雕?”
“呵,不愧是美丽暮桑。”
“什么意思啊?”
“她不会写刀和糖,文笔又超烂,根本不敢写细致的文。没办法就只能靠改图和沙雕文涨粉了。”
“哦哦哦哦!原来是这样!”
“小孩子们千万不能学美丽暮桑总是咕咕咕哦!”
5.Egg
格瑞感觉自己蛋快碎了。
(嗯真短小

评论
热度(7)

© 暮桑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