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桑不好吃

这里美丽暮桑!
日常丧丧丧!
主混d5凹凸p大等等等等圈!
小可爱们来关注我吧!
我!很!丧!还!很!佛!要!打!游!戏!的!可!以!叫!我!
什么都可以www

时间交错(5)

17.
凹凸的一行人走了一路,仍是没发现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以及其他人也是。
放松警备吗?
那你就输了。
接受审判吧。
有罪者。
18.
相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没有人能记得。
当意识到的时候,所有人都早已聚在一起。
19.
“你们是谁?!”最先耐不住性子的金急忙开口说道。
“那你们又是谁?”佣兵丝毫没有慌张地问道,却无人知道他汗津津的手里握紧了尼泊尔弯刀。
“别怕。”格瑞拍了拍金的肩膀,可这话从面色发白的大赛第二口中说出来实在是不可靠。
“喂喂喂,没人看见我们吗?各位先生们。”原本站在一旁一语未发的赵云澜突然开口道。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就像是被人掐着脖子一样呢。
哈哈。
压迫感突然在每个人身后散开来。
“昆仑的神力被压制了。”沈巍沉着脸,道。
“呦呵!这边怎么有一群人?”顾昀抬了抬手中的琉璃镜,眯着眼开口。
“你们也是突然被传送到这里来的?”
骆闻舟开口。
不得不说,作为全场唯一一个警察,啊呸,唯一一个尽职尽责为创造人类光明未来而努力的人民好警察吧他起到了那么一点点的作用。
20.
“你们是?”
“这样吧,反正各位都无法彼此信任,那就先由我相信你们开始吧。”
“我是骆闻舟,一名警察。我旁边这位是我的终身伴侣,费渡先生。”
“各位好,我是费渡。我目前的工作是无业游民。毕竟家里钱太多了,花不完。”
默读两人组的介绍完毕。
众人皆是无言。
“孤有话要问。”长庚向前一步说道。
“请说。”费渡礼貌地伸出手来。
“为何你们要穿成这个样子?为何你们所用语言与孤不通?”
又是一阵沉默。
凹凸的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服饰。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第五的两位也看了看自己。
没什么不对的呀。
“那个...两位是哪儿的人?”费渡的语气开始有些迟疑。
在懵逼的边缘跳极乐净土。
开始试探。
试探个屁。
死了。
经过一番颠覆所有人的思想交流之后,他们明白了。
原来我真的鸽了很久(。・ω・。)咕咕咕。

评论(1)
热度(27)

© 暮桑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